当前位置:首页 > 徽商学院

徽商学院

发掘徽商文化资源 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日期:2015-12-31

原标题:发掘徽商文化资源 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由光明日报社、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安徽省委宣传部和江西省委宣传部联合主办,安徽省社会科学院、江西省社会科学院、歙县县委宣传部共同承办的“徽商文化与当代价值学术座谈会”近日在安徽省歙县举行。来自全国28家高校、社科研究机构的近百名专家学者会聚徽商故里,就徽商文化的内涵与特征、徽商文化的当代价值、徽商精神的内涵与特征、徽商精神的当代弘扬、徽商资源的当代利用、历史时期徽商专题研究等重要议题发表了独到见解。本报今天特刊发与会专家发言摘要,以期对关注这一问题的读者有所启示。

徽商文化的形成及其价值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 唐力行

    先谈谈徽商文化的形成及其历史价值。明清时期,在徽州形成了徽商、宗族与科举理学,即经济、社会与文化的良性循环。徽商文化就是在这一特殊的地域环境中由徽商整合而成的。徽商有着较高的文化水平,一些徽商还有较深的理学根底,弃儒从贾后他们往往不是致力于理学的系统研究,而是从理学中撷取某些章句、格言,环绕着理欲之辩这个问题,将其整合成为徽商经济利益服务,并能体现其价值观及审美情趣的徽商文化。在明清士商合流的大势中,徽商把理欲相通引申到士商关系的解释中,提出“士商异术而同志”的新四民观,还充满自信地提出了以商业为“功名”的新价值观。徽商群体以共同的价值观,整合成徽州商帮。他们的归属感还与宗族归属感紧紧粘合在一起,根深蒂固。徽商虽因出身、学识、专业、财富、地位不同而在个性上有着种种差异,但是在他们的个性中寄寓着心理的共性——共同的价值观和归属感,以至于我们只要根据他们对“功名”的执着追求、贾儒两种“功名”“迭相为用”、血缘与地缘的紧密结合、“以众帮众”排斥异己等行为方式,便可以轻易地把他们与其他商人区别开来。这是徽商在明清数百年间执商界之牛耳的内在原因。

    今天,时代虽然变了,但徽商文化仍有重大价值。略举其三:首先,贾而好儒的徽商“以诚待人”“以信接物”“以义为利”的商业道德,值得发扬光大。其次,徽商善识商机、冒险犯难的进取精神,也是值得学习的。再次,徽商重视社会建设,其业绩值得传承。徽商不仅在本土与侨居地做了大量慈善和公共建设,而且还致力于乡村自治和商人社团自治,关心桑梓,维护社会稳定。

地域商帮视野下的徽商文化特点

南京大学教授 范金民

    徽商执商界牛耳,其经营行业集中甚至垄断了有关国计民生的大宗行业。徽商血浓于水,其经营方式体现为家族经营。徽商利用宗族势力开展商业经营,表现得最为突出。徽州一地一族或数族商人,活动地域和经营行业相对集中,经营的商品较为固定,以血缘和地缘为优势,卓有成效地与其他地域商人展开竞争。

    徽商反应灵敏,其经营手法在注重商业信息、把握市场行情以至总结行商经验等方面,最为擅长。徽商桑梓情深,其乡邦团结扶持精神极为突出。在涉讼公庭、群体诉讼方面,徽州商人最有耐力,好胜心最强,或谓法律意识较强。

    徽商长袖善舞,在扩大声势、联络人情以至交结权贵、寻求政权庇护方面,不遗余力,最负盛名。在行为方式上,徽商与政治官员关系表现得最为紧密。明后期社会上盛传徽商的爱好之一是“乌纱帽”等,说明徽商十分注重与官府和官员的关系。徽商在经营活动中获得的利润,很大部分消耗在奢侈性消费和结交政治势力的巨大花费上。徽州商人与徽州士大夫,是明清时期的两大人文现象。

    徽商彬彬风雅,其文化素养在各地商帮中堪称最高,在儒雅而有书卷气息方面,徽商无疑居首。一是贾而好儒,热衷科考。二是诗文唱和,较有成就。三是艺事水平较高,收藏丰富,颇具眼力。砌园林,养戏班,事收藏,反映了徽商较高的文化艺术修养。四是在培养子弟读书科举入仕方面投入最大,成效明显。

    徽商穷则思变,在创业立业刻苦勤俭方面,徽州商人也较有名声。徽商知行合一,在注重经商经验的总结、编写商业书方面,最值得称道。徽商富于同情心,在热心社会公益方面也非常突出。徽商代代相承在培养子弟业儒科举入仕,开展伦理道德教育、职业技术教育方面,最花功夫,最见成效。

文化建设:明清徽商发展的生命线

厦门大学教授 王日根

     徽州商帮到清朝时发展到鼎盛时期,其成功的秘诀在于高擎文化建设的大旗,呈现出与传统社会环境的高度相融性。

     徽商视科举为第一等生业,经商乃是求其次。经商者或为改善家庭经济状况而经商,或在科举及第后收拾起货担过上官绅的生活。即使在经商时,他们亦时刻打着奉儒学为圭臬的旗帜,有的经商之暇仍在业儒,有的则于经商成功后与士子交往,他们甚至将自己的会馆也命名为“书院”,供奉朱熹。在扬州的徽商经常与来自徽州的士人组成诗社、文会,经常诗酒唱和,士和商都彰显了较高的文化素养,这是保证徽商遵守“先义后利”“诚信经营”的重要前提。

     徽商在汉口等地建造紫阳书院,俗称新安会馆。这种礼俗性会馆组织试图把宗族文化网络移植到商人会馆的运作之中,通过儒学道统大师(如朱熹、王阳明)的文化意义来强化其身份意识。这样的会馆组织与传统社会结构有着相互耦合的关系,很大程度上能够为会馆内部的商人群体争取更大的商业资源,降低经营成本,促进其商业成功。

    徽州籍的仕宦对新安会馆的建成与维护往往起着关键作用,他们瞻谒书院、酌酒祭文、宣讲圣谕等,实质是在为书院的建设树立一种权威;他们凭借自身的身份地位为会馆的建设提供论证,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和权威处理会馆建设面临的种种问题。

    徽商将大量的商业利润回归故土,过去均认为是挥霍浪费,让商业资本流失。但实际上,徽商在祖籍地的文化建设为徽商纵横商海、跻身官途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因为他们在祖籍地的文化建设中发扬了许多传统文化美德,因而赢得了官府的认可和世人的尊崇。如果说徽商在客地的文化建设着重于“诚信”“儒雅”的话,那么徽商在家乡的文化建设则更多地体现为对儒家伦常的坚守,这对社会和谐稳定的意义更加直接。

徽商的开拓创新精神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栾成显

     徽商的开拓创新精神至少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冲破了狭隘的地域限制,开拓了全国性市场。徽州人首先是冲破了狭隘的山区限制,从小徽州走到大徽州,在全国各地经营创业。明清之前的商业市场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受到地域的限制。明中叶之后全国性市场开始形成,超出了区域市场的范围,突破了地域性的限制。而全国性市场的形成与商人集团的兴起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徽商等商人集团,乃是商路开辟、长距离贩运贸易和商业城镇兴起的主力军。徽州商人以前所未有的魄力,背井离乡,走向四方,历尽艰辛,付出巨大,在开辟全国性市场的道路上展现了可贵的开拓精神。在明清商业繁荣与全国性市场的形成中,以徽商、晋商为代表的商人集团贡献尤大。明中后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变动时期,展现了异彩纷呈的社会变迁画卷,其变迁具有近代启蒙性质,堪称由传统体制向近代转变之萌动。那么,这一历史性变动的根源在哪里?如果要探究其根本原因,我们就不能不追溯到当时社会经济特别是商品经济的发展这一点上。商品经济的发展正是明中叶以后整个社会变迁的逻辑起点。作为商品经济发展和全国性市场形成的开拓者,以徽商、晋商为代表的商人集团,乃是明中后期社会变迁与社会转型的领军者,明后期启蒙运动的开启者。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贡献。第二,推出了多种经营方式,开创了新的商业模式。徽商经营形式多样,机动灵活,比前代有很大发展。其中不少是为了适应明清时代商品经济发展的新环境而创设的,不乏创新机制。第三,突破了传统的重农抑商观念,提出了“商何负于农”的新理念,正面肯定商贾本是民之正业。这种文化自觉,是对历来重农抑商政策的否定,是对商为四民之末观念的批判,是对几千年来根深蒂固传统的挑战。其意义已不限于地域文化范畴,而是发出了时代的先声。明清时代徽商所展现的开拓创新精神,是一笔优秀的文化遗产,极具当代价值。

徽商文化刍议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叶显恩

    徽商文化博大而精致。现就徽商文化的几个重要问题,简述如下。

    破“荣宦游而耻工贾”的旧俗,立尊商重利的“新四民观”,是徽商文化的基石。徽州以程朱故乡自居,以官为本位。王守仁一派的心学,提出“四民异业而同道”,抬高商人地位的主张,为徽商所乐于接受。徽州出现“士商异术而同志”“以营商为第一生业”“良贾何负闳儒”等石破天惊的说法,这意味着传统轻贱商人的观念,转变为把“商”提高到与“士”并列的新四民观。重商观念的树立,使徽州出现几乎全民经商的局面。

    贾而好儒,贾儒结合,互相为用,这是徽商文化的一大特色。崇文重教是引发徽州科举仕宦成功和徽商具有“贾而好儒”特色的文化基因。徽州“儒风独茂”,各宗族子弟,少时先业儒,及长,或科举,或从商;贾而兼儒,或弃儒从商,贾儒相结合。贾儒结合导致“官商互济”,两者相得益彰。

    “徽骆驼”精神是徽商文化的支柱。移居徽州的中原士族,出自对传承自身文化的反省和新环境恶劣的磨炼,铸就了奋发进取、勤勉俭朴的精神,亦即“徽骆驼”精神。这种精神,代代相传,使社会充满活力。徽商以勤、俭著称,奉之为信条。勤、俭被写入商业专书之中,以供商人时时自省。

    诚信是徽商文化的核心。徽商以诚信为本,相信按照明儒诚信的立教去修养,就可建立名德与功业,就可通“天理”。他们以诚、信为本,主张义以制利,义中取利,因义而用财,建立起富有特色的商业伦理。

    创新精神是徽商文化的灵魂。徽商突破旧的思维定式,提出新的商业理念、新的经营管理运作模式,充满创新精神。在政治伦理上以程朱理学为依归,坚持官本位;经济伦理上则以王(阳明)学的立教为本,提倡新四民观。把明儒朱、王两派互相抵牾的主张,揉在一起加以综合运用。倡导诚信可通天理的商业理念;提出“利以义制”,对商人做软的约束。构建以血缘与地缘相结合的庞大的商业网络,使之既有集聚资金、组织货源、推销商品、公关,以及加强竞争力等经济功能,又有引进、吸收外地文化效用,从而使其文化充满活力。其他如会票制、合股制、伙计制等,较之以前有了明显的创新。

    徽商文化的局限性。徽商在走到传统商业的高峰和极限而止步,终于在嘉、道年间(18世纪末19世纪初)衰落。其占据鳌头的地位终为新兴的粤商(以十三行商人为代表)所取代。如果从文化的层面寻找徽商衰落缘由的话,最深层的原因在于:徽商缺乏自身转化的动力,不能随着18世纪世界商业革命的浪潮逐渐波及而更新已经走到极限的商业理念。之所以缺乏转化商业理念的动力,源自坚守程朱的官本位和宗族伦理的制约。

徽商价值观是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资源

安徽师范大学教授 王世华

    徽商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一是孝悌为本的家庭观,很多徽商为了尽孝,弃儒弃农走上商途,他们出去后,妇女担起了在家孝养服侍老人的重任,所以徽州几百年以来,老有所养、老有所居,基本没有虐老、弃老现象。兄弟间也很和睦,有徽商说:“分产不足羞,可羞是分而争产。兄弟间只可论情,不可论理。”二是立品为先的教育观,“富而教不可缓也,徒积资财何益乎!”这是徽商的共识。但他们教育子弟读书,绝不仅仅是为了功名。他们都要求子弟做个好人。所以几百年来徽商子弟做官能够清慎廉,经商也能义为先。三是虽富犹俭的生活观。徽商富甲一方,但他们也是“勤俭甲天下”。徽商的“俭”在封建文人的笔下往往成为“吝”,而加以讽刺。四是重信崇义的伦理观。徽商诚信的事迹,在方志、家谱中比比皆是,“人宁贸诈,吾宁贸信”“以信义行市中”,所以赢得人们的信任。“义”更是身体力行,商人汪忠富晚年命长子继承己业,并对他说:“职虽为利,非义不可取也。”所以徽商在处理义利关系时,始终是把义放在第一位的。五是积而能散的财富观。徽商致富后,当然少不了求田问舍,扩大投资;建房盖屋,改善居住条件,但他们同时都会拿出相当的财富来从事社会公益和慈善事业。建义仓、办义学、设义渡、建义桥、置义山、立义田等等,见义必为,唯恐不及。徽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价值观?因为他们有信仰。他们信仰上天意志,认为我发财是上天眷顾,但上天要我去帮助穷人,如独享其利,就要受到上天惩罚;他们信仰儒家思想,“积而能散”“见义勇为”已深入其心;他们信仰朴素真理,他们知道贫富、兴败能转化,所以始终保持一种警醒。有信仰才有敬畏,才有文化自觉。徽商的价值观是我们今天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资源。

徽商精神:历久弥新的价值追求

江西农业大学党委书记、研究员 曹国庆

     徽商是一种经济现象,也是一种文化现象。古徽州商人在长期的商业实践中形成和发展了富有地域特色的价值观念、行为规范和物质文明,铸就了以“徽骆驼”“绩溪牛”为形象代表,以“诚、信、勤、义、仁、和”为经营理念的徽商精神文化,以“货真、价实、量足、守信”为经营准则的徽商制度文化,以“薄利生财、甘为廉贾”为经营信条的徽商行为文化,以“商品、会馆、商标、商号”为经营环境的徽商物质文化。

    徽商精神贯穿在徽商从业的全过程,归根到底是得天独厚的徽文化哺育的结果。徽商精神可归纳为“六业精神”,即进取开拓的创业精神、吃苦耐劳的敬业精神、诚信礼义的立业精神、和合致远的守业精神、贾而好儒的兴业精神、爱国奉献的弘业精神。

     徽商精神具有历史传承性、与时俱进性、大众实践性三大基本特征。一是历史传承性。徽商精神是在千百年的历史过程中,在徽州人世世代代的生产生活实践中,逐渐形成、不断发展的。它来自历史、存于现实、延续未来,也将贯通于徽商的过去、现在、未来的历史进程,成为国人永不磨灭的集体DNA。二是与时俱进性。徽商精神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组成部分,其积极的价值内核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一些要求,具有高度契合性。徽商精神在与时俱进中因不断赋予新的内涵而得以升华。三是大众实践性。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伟大热潮中,创业是时代的强音,人人都是创业的主体,处处都是创业的环境,徽商精神蕴含的“创业、敬业、立业、兴业、守业、弘业”“六业精神”,不仅是商人应该拥有的精神力量和意志品质,而且对全体社会成员共同的价值导向和道德归属,具有借鉴、启发的意义。

    简言之,徽商精神历经数百年的演化与洗练,是徽商留给后人的宝贵精神财富和丰厚历史文化遗产。深入开发和利用徽商资源,传承徽商文化,弘扬徽商精神,对于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研究弘扬徽商精神、服务美好安徽建设的具体路径

安徽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陈瑞

     历史上由徽商在长期经营和社会实践过程中形成的徽商精神和徽商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杰出代表,是徽商留给后人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和丰厚历史遗产,是当代安徽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对当代安徽经济社会发展和美好安徽建设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和现实价值,值得充分研究和大力弘扬。具体路径如下:

    要围绕当代安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旋律和中心任务来研究与弘扬徽商精神。就当下安徽而言,特别需要加大对徽商的创业、创新、竞争、诚信、人文精神以及徽商文化的研究和弘扬,为实现既定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历史上徽商的全民创业实践和创业精神对于推动当代新徽商“凤还巢”和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具有宝贵的历史借鉴意义和现实价值。

    要加大对徽商、徽商精神及徽商文化的研究力度,为传承徽商文化、弘扬徽商精神、建设美好安徽提供学理保证和素材支撑。要加大对海内外徽商研究力量和资源的整合力度,加大对徽商研究资料搜集和整理的力度,建立徽商研究资料和研究专家信息数据库。要组织力量进行徽商、徽商精神及徽商文化与全国其他重要商帮、商业集团及其商人精神、商人文化的比较研究,搞清其在全国所处的地位,提炼出徽商精神和徽商文化的基因和特质。

    要选择重点、挖掘潜力、多措并举地研究和弘扬徽商精神与徽商文化。当前,要更加重视徽商知识、徽商精神及徽商文化的普及化、大众化,让更多的人了解徽商、徽商精神及徽商文化。要研究和宣传各界人士对徽商、徽商精神及徽商文化的重要论述和评价,组织力量编纂相关文集,以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要通过学术研究、新闻媒体、文学作品、重点图书、戏剧影视、文化节等多种方式和途径宣传和弘扬徽商精神和徽商文化。

    要通过研究弘扬徽商精神,传承创新徽商文化,为新徽商创业提供经验借鉴和智力支持。要研究和总结新老徽商之间的异同点,以老徽商精神为借鉴,提炼新徽商精神,弘扬新徽商文化,创立新徽商文化品牌。

 

会长致辞
聂长岐,已经成为江苏鑫旗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掌舵人,掌管着鑫旗建设近10多亿的年产值。自2008年成立以来,七年间,鑫旗建设从无到有,在聂长岐的带领下,成长为一个年轻而有朝气的现代化企业。而聂长岐也在苏州建筑业内...详情
会员中心
苏州安徽恒达恒达办公室0512-68703110、68701106

请选择申请方式!

1.按照提示在线填写入会申请在线申请

2.下载打印电子档,手动填写后邮寄至恒达下载电子档

您可以登录网站,我们会在5个工作日之内通知您申请结果。通过申请您可以拥有更多会员功能。

    <li id="hha9q"></li>

    1. <progress id="hha9q"><track id="hha9q"></track></progress>
    2. <tbody id="hha9q"><pre id="hha9q"><dl id="hha9q"></dl></pre></tbody>

    3. http://www.vxiaotou.com